我看三聚氰胺和網路媒體的政治操作

三聚氰胺事件已經延燒近兩個月, 說實在我對新聞媒體已經失望透頂, 看到網路上某些部落客的文章, 真懷疑是關心民眾的健康, 還是只關心政治?

當然我對馬政府的表現也不滿意, 定個標準都反覆, 被懷疑國台辦嗆聲或者向中國傾斜, 我看來都是自找的. 本來執政者的反應速度和方式就決定執政品質, 也連動到很多人的生計.

以最近油條超出檢測標準一事, 我徹底發現事情已經到了危言聳聽的地步了, 首先油條超標是事實, 加上專家這麼說:

長庚醫院毒物科主任林傑樑:「臺北市衛生局宣佈這個三聚氰胺的量竟然高到2470ppm,所以以這個量來做的話,一個油條20公克,你一條油條可能要含到18ppm的三聚氰胺。我想這個數據在所有全世界都沒有人能夠接受的。」

林主任對於毒的專業沒有問題, 但是我認為記者寫這樣的陳述, 有誤導可能, 他的意思是說胺粉含2470ppm三聚氰胺, 做為油條的材料後計算, 一條油條可能要含到18ppm三聚氰胺

油條20公克是18ppm, 2000公克也是18ppm. 一個油條20公克對於民眾的意義在於, 到底要吃幾根才是每日的攝取量上限? (我計算我的體重超標油條可吃到1300公克, 你一天可以吃1300公克的油條嗎?)

油條含有不應該的成分, 這點需要好好檢驗, 給民眾一個交代, 但是過份去宣揚一個幾乎不可能吃到超量的食品, 對於許多經營這類食品的市井小民, 是很大的打擊. 而且明明沒有檢測數據, 但可能涉及到的食品全被一一列舉, 好像所有加牛奶的西式糕點都有毒奶 ,中式糕點都可能加胺粉, 我們可以少吃, 但這影響多少人的生計呢?

至於檢測標準這件事情, 原本就應該是國內的檢測環境合理的訂出標準, 以我在T大取得生化碩士學位, 實際操作過HPLC檢測儀的經驗來說, 機器有檢測極限, 方法也有極限. GC能測到0.1PPM, 我覺得很了不起, 那麼我舉個例子, A牌奶粉測出2.6PPM被下架, B牌奶粉測出2.49PPM合格, 這樣的結果大家就都滿意嗎?

真相是, 無論AB牌奶粉每天你都可以喝很多杯.

一般人對於毒的認知, 就是不合檢測標準就是有毒, 但是就算檢測標準拉高為0.5PPM, 那麼差0.1PPM就是有毒嗎? 我要更機車一點問, 取樣標準呢? 像非均勻相的食品, 取樣要多少? 誰取樣? 什麼信賴區間?

在舉例子,大三營養學實驗, 我們以單一蛋白質來源餵養同胎老鼠, 吃熟黃豆的老鼠最後長的跟小貓一樣大, 吃生花豆的老鼠第二天就奄奄一息, 第三天就死亡. 如果一個人的蛋白質來源只有生花豆, 那麼吃個幾公斤也是死亡. 毒不在於濃度, 就是一個量的問題.

檢測的意義在於, 符合國人生活常規的前提下, 建立一個健康的環境, 例如我早上吃2.5PPM的油條, 中午吃含2.4PPM的菠蘿麵包加上即溶咖啡, 晚上在吃2PPM的饅頭和牛奶, 我會不會超出每日攝取量呢? 我看不出那麼比不比照歐盟和美國的標準又有怎樣的意義.

三聚氰胺問題真正反映的是"兩岸"對於食品檢測和進出口的鬆散政策, 藍綠執政時我們都吃著三氯氰胺, 而且就算禁止中國進口食品, 別國的食品一樣要檢驗(是否含中國原料), 我們檢驗的總預算(人力方法過程到儀器)真能合理反映需求, 快速地還這些廠商清白嗎?

以政黨來說, 民進黨對於馬政府的處理態度和方法, 有批評和建議的責任, 而且也是在政治上相當好的操作, 但我希望這樣的操作能夠促進將來檢測的一貫性, 也能穩定民生生計, 至於沒事找個中國人麻煩, 罵說: 你們中國人故意賣黑心奶給我們台灣人吃!

Come on, 中國人自己吃的三聚氰胺才多, 有上千個兒童接受治療中.

我對於兩黨的抗衡具有正面的期許, 希望摩擦出更好的政策和公論, 但這絕對不是一個以"拒絕中國毒奶"為口號的便宜行事的政治手段, 而是能讓政策升級, 並且顧及產業的良心操作.

7 thoughts on “我看三聚氰胺和網路媒體的政治操作

Add yours

  1. 現在香港傳出雞蛋也有,所以這已經不是能不能代謝的問題,而是殘存在人體會造成什麼影響的問題。在中國畸形兒出生率節節升高的狀況下,各位作父母的會不會擔心,三聚氰胺會不會給未出世的孩子帶來影響?在西方價值觀裡,毒害小孩的罪行遠比屠殺猶太人更嚴重,為何台灣的官員可以如此草菅人命?他們跟這些協助納粹的惡徒有什麼兩樣?我的小孩才滿一歲,台灣有許多人像我一樣在充斥三聚氰胺的奶粉中拼命尋找沒有毒的奶粉,所以我想修正你的一個看法,生活就是與政治息息相關,並不是遮住了眼不看政治就吃不到黑心食品的。

    按讚數

  2. 月夜: 2.5ppm是對大人的標準. 兒童食品的標準本來就是0ppm(低於檢測結果).“所以我想修正你的一個看法,生活就是與政治息息相關,並不是遮住了眼不看政治就吃不到黑心食品的。" < << 我不認為通篇文有遮住眼的問題, 巷口賣油條的阿伯也很可憐, 不使用中國胺粉, 一樣沒人買油條, 這些生計問題也應該是關心政治的人想得到的.講到兒童奶粉, 雀巢在產地上故意用英文, 使得不懂英文的民眾不知道產地是黑龍江, 那麼國內怎麼允許如此標示, 這樣的議題應該也是政治探討的一部分.

    按讚數

  3. 我們不可能一天吃同樣的東西過量,但是我們卻可能在同一天吃到各種含三聚氰胺的食品-一杯牛奶、一杯咖啡、一杯奶茶、一包餅乾、偶爾一份油條。這樣總合下,我們到底吃了多少的三聚氰胺,是不是每個家庭或每個人每天要帶一張表格,計算今天吃了多少分量的三聚氰胺,如果過量了,那今天就不能再吃含有三聚氰胺的食品,如果沒有過量就可以繼續再吃。接著我們要開始計算每天這樣的含量連續吃多少天會沒事,如果我們已經接近危險值,就不能再吃東西了。政府從把關者變成加害者,把事情劃整為零來告訴你事情沒那麼嚴重,還用遮前遮後的片段方式來證明這是安全的,可是掀開這個遮掩,看整個的問題,的確是對人體有危害的。但是現在只要套上政治,一切就可以合法掩護,一且都可以正確,這是把關者的態度嗎? 不論是哪個政黨,今天你在政府把關者的位置,就要以最嚴格的標準守護人民的健康,而不是什麼事情都以政治問題就要帶過!

    按讚數

  4. 雖然你是匿名, 但是我同意你講的, 政府是把關者, 態度確實要明確, 定標準也不能反覆.我整篇文章的重點是網路媒體的政治操作,以胺粉這件事情來說, 還未檢驗但可能涉及的食品也都被爆料, 這就跟腳尾飯波及的店家一樣, 即使最後還他清白, 也無法挽回生意, 我不滿意就是這種炒作.檢驗標準的意義就在於這個2.5PPM是否能讓人不用帶著表格就可以放心的吃, 檢驗的標準就算是0也只能解讀為某種機器和方法的檢測極限, 並不是降低檢測極限就一定是比較保護人民, 而是整體檢測環境做不做得到.當然, 將毒奶操作達成某些政治目的, 或者是利用政治來推卸把關者的責任, 都是醜陋的.

    按讚數

  5. 所以這篇文章最大的賣點,就是知道板大曾經拿過 T 大生化碩士學位(誤) :-)。台灣,或說是華人社會裡面,只要牽扯到政治的,最後都會變成口水戰,或說是泥巴仗,而泥巴仗的特色之一,就是事情完全失焦。很佩服板大的勇氣,雖然事件已經有些過期,不過躁鬱症的特徵之一,就是碰到某些字眼就會抓狂,談不出結果的東西,花在上面的精力會有些浪費啊。小弟還是有些好奇,以所謂的「對價關係」來說,這些奶粉大廠沒有後續的法律責任嗎?我的商品可是跟你買的,不是三鹿啊。

    按讚數

  6. 如果要追究責任第一,政府把關才合格通行是民進黨政府時就有的疏失第二,既已發現有害,如何處理考驗國民黨政府應變與管制能力這兩個政黨都沒做好,才會引發民怨!小咪沒看到前政府官員承認把關疏失只看到他們拼命抓著把柄起鬨引起全民惶恐,不安,錯亂….這是愛民的官員該做的事嗎??還是只為了選票??理智的人自然清楚….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