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病房日誌之二

上一篇講的隔壁床病友,今天早上也往生了。

("上一週他表示惡魔要抓他(幻覺),這一週開始不認得自己的女兒,連每天照顧他的看護都不認得了,換個尿布,排泄道等多處出血,我看到他手腳無意識的向上空抓,像是烤蝦網上面的生蝦,凌波微步,那是對生命的掙扎,還是他的幻覺又出現了?")

父親想必心情不好,8/8時同房的病友往生,今天8/23新病友也往生,他一定想,什麼時候才輪得到他自己?

的確狀況越來越不好了,本來大腸癌末期病患的狀況都不同,父親的病程倒是比較像"漸凍人",先是腳不能動(其實是沒有肌肉可以動)接著身體不能動,然後吞嚥也困難,現在只能吃吃布丁蒸蛋一類的。


然後,排便也困難了,護士帶著乳膠手套幫他在床上挖出一些,他雙手緊握著床欄,閉著眼睛哀號,尿糞滿床。昨晚開始也失禁了,不能控制的狀況下,只好包成人尿布。

我明白,作為病人,實際是一點尊嚴也沒有了,兩小時內不翻身,褥瘡就找上門,上週骨盆兩處褥瘡傷口貼了人工皮,這週又多一處,不曉得未來要貼多少片。然後,大腿內側水腫,我一開始還很天真的以為"大腿長出肉"了,用手一按就凹陷,知道是水腫,有點不知所措,腳不墊高就水腫,腳一墊高,大腿就水腫。

然後雙腳發黑,想必是末梢循環也變差,拿烤燈來烤了半小時,有點血色,到了晚上掀開被子,腳又變黑了。

上週六,他和護士說,能不能安樂死?當然台灣沒有這回事,狗可以被安樂死,人痛苦的不得了,而且不能避免走向死亡,在意識清醒下,卻不能求死,難怪會有丈夫心疼自己的妻子,親手將她勒死

我無法親手將父親勒死,然後去坐牢,只能在床邊,講些他以前的事情。提到一些音樂相關的事情,他有興趣聽,提到高中時管樂團吹羅西尼《塞維亞的理髮師》一曲,我吹baritone Saxophone最低音部,他瞇起眼睛來,好像想到了樂器的模樣,他說,那個不好吹,我說,對呀,發聲的地方距離吹嘴太遠,一開始我都慢了整整半拍,調整了好久的氣,好不容易才跟上節奏。

陸續又談到一些怪樂器,例如巴松管(Bassoon),柔音管(Oboe)等,講不到15分鐘的話,他就睡著了,是講到一半睡著的,吃飯很累,洗澡很累,講話也很累,總之活著就是累。

上週五我請看護代班,看護早上八點才來,但他卻早上五點打給我弟,問他什麼時候來,我弟睡眼惺忪,說他今天要上班,是看護過去,我爸掛了電話。到了傍晚,他打電話給我,問我什麼時候來。

我和弟弟一週照顧他五個白天,外加接力輪流睡在醫院五個晚上,看護才來一天,他就很費力的打兩通電話,是太想我們了?週六我本來不打算去,想到他電話裡可憐沙啞的聲音,於是晚上我又去看他,但我來了,他說他要睡覺,他很累,於是我就在那裡看他睡覺一小時,我也覺得,我真的好累。

也許看護來的時候,讓父親害怕,該不會就此被子女拋棄了,子女會不會從此就不來了?我猜想他應該不那麼幼稚。不過安寧病房裡,親人久久才來看一次,平常通通看護或外傭照顧的那種例子也不少。我很能體諒,醫藥費住院費看護費,都要錢,沒有上班去賺錢,現實的經濟壓力怎麼解決。

想來還是謝謝有個神還是菩薩什麼的,帶走了隔壁床痛苦不堪的病人,再下去我也不忍看,現階段家人還能求什麼?只能求讓病人少吃點苦,快快善終。

One thought on “安寧病房日誌之二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