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天宮不燒香? 文化不是只有地景而已!

近日在網路新聞上得知行天宮不燒香的事情,不曉得是否環保訴求得勝,大家拍拍手一面倒?

關心的焦點就是周邊的攤販生計問題,連柯兩位候選人也提出輔導的想法,可是行天宮不燒香都是尊重/贊同,當然啦,選票考量會有什麼別的看法? 多說只會讓記者有機會發覺自己的弱點,或者,沒有想法。

可能我一直期待過高,自從國民黨拆除景福樓後面的"古蹟"(未被列之前速拆),改建為原本的國民黨大樓,徹底地破壞景福樓這塊古蹟的周遭地景後,我一直期待有哪個新市長對於文化地景這件事情有所警覺 (然後幾年前這個國民黨大樓還以23億賣給了張榮發基金會),我還沒有完全失望,現在又說,心誠則靈,燒香不環保,心香就好。

我不曉得這些人是不是虔誠的信徒,可以比燒香一輩子的老婆婆,更懂得神明的指示。也可以永久的以環保之名,決定廟的未來要不要有拿著香的香客,我也不知道聯合報說的是不是波屑特,像這篇提到http://udn.com/NEWS/OPINION/X1/8899164.shtml “龍山寺不燒紙錢信徒變多,所以行天宮不燒香信徒也會變多"的邏輯是否行得通?

我對文化地景這樣的題目不熟,但至少也是個身分證開頭Y的標準天龍人,我很不理性地認為文化地景包含文化形成的過程,是需要被保存的,包含行天宮的鼎盛的裊裊香火,幫排隊的人收驚的阿婆,乖乖排隊洗水果的香客,以及,現在被研究哪些是低收入戶的攤販。

這些"心香"超強的人,不曉得有沒買過攤販賣的那袋東西: 幾根香,加上一小塊乾麵線,還有那團甜甜熟糯米上頭頂著乾龍眼,曾經是兒時參加拜拜的戰利品,我那時不曉得,有一天也會是即將被消滅的文化。

月初去上海出差,路過靜安寺,去了這麼多次開會和參展,還真沒時間目睹這樣的千年古剎,一時之間被歷史洪流淹沒的感覺,天啊,這麼恢弘的氣勢,這麼獨立於塵囂之外的存在,除了讚嘆以外,還有一股淡淡憂傷,這才發現沒有香煙裊裊,沒有虔誠香客,少了人,這塊地景就只是個古蹟,原來在心裏的一角,我期待行天宮般的香火盛況。

行天宮是全台知名的關帝廟,歷史上來看建廟幾十年,跟其他古廟來比,算是"新廟",如果有天只剩下拍照比YA的觀光客,跟候選人成功輔導再造的觀光紀念品銷售小販,再也沒有燒香的信徒,那還算是行天宮嗎?

我不要求人為的介入保存,但至少不要拿著現代化的招牌,自我閹割。我贊成朝向更現代的腳步,不燒紙錢,或者減少用量。我們可以用更環保的香來替代,或者扶植電子產業,做重複利用的LED香,但不需要直接扼殺行為。

我家的端午節,老人家必然拜拜,傳六碗拜神明,十二碗祭祖先,小孩用菖蒲艾草沐浴,配戴香包,這是屬於家庭的文化傳承。現在過年除了除夕年夜飯,初二回娘家以外,小時候按著步調蒸年糕/喝春茶/吃鬆糕,以及為了父母長命而苦撐守歲的故事,都慢慢從社會上消失了。(我承認小時候比現在更不懂環保: 拿著一把沖天炮和養樂多空罐到公園亂炸一通,然後被大龍炮震的快耳聾才回家。) 可是現代的小孩過年又過了什麼?

或許多餘的事情都是不環保,可以都不要做了。未來經過寺廟只有匆匆路過合掌,合到一半觀光客拿著數位相機跑來說: 可以幫我拍照嗎? 我們沒有文化大革命,只有文化微革命,幾十年後成效也跟毛澤東相當了。

我還希望看見廟裡的香火鼎盛,是LED的也沒關係。阿公阿婆們燒香擺放供品的模樣,是我心中的文化美景。我們可以少開車,多騎Ubike,冷氣儘量設定高溫,也請政府多抓違法工業排放, 落實垃圾分類,這些都是環保貢獻。

牢騷發完,我個人有政治立場,但這篇文沒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